【谷口次郎與倉吉】湯禎兆

鳥取縣一向是滿佈漫畫聖地而聞名,境港的水木茂之路聞名遐邇,此外又名為「柯南站」的由良,也是柯南粉絲必去的朝聖之地,原作者青山剛昌的故鄉紀念館也建於此,不過今次想提的是對一般人較為陌生的谷口次郎。

谷口次郎其實聲譽甚隆,尤其在歐美等地,更多次獲得不同藝術獎的肯定,而且台灣也曾出版不少他的漫畫。他出身於鳥取市,也曾在倉吉尋母,簡言之在鳥取縣四周遊歷甚廣。他的作品中如《遙遠的小鎮》正是以倉吉市著名的白壁土藏群為背景,而《父之曆》更出現鳥取縣大量的地標,如鳥取沙丘及倉吉站的留影等,遊客化為讀者時肯定別有一番體會。

從米子回到香港,我從書架上拿出《父之曆》來,回想當年捧讀時僅在意於從紙頁滲出來的小津安二郎味。漫畫講述作者因父親在鳥取市亡逝,於是回鄉送殯,遇上故鄉各人的溫暖接待,從而勾起對父親的種種回憶,藉此也反思自己一直對父親封閉內心,因而不明父親優點的遺憾。哀而不傷,令人掩卷後也反覆低徊。

今次乘勢再看,大抵因為對背後的環境稍多了一些了解,漫畫中出現的場面,例如對浦富海岸的自然美讚頌,又或是作為遊人於鳥取沙丘上的流連,由衷而言也同步有所共鳴。

遊山玩水,背後能夠與創作人一起神遊四方,確屬其樂無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