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學碑旅】 湯禎兆

【文學碑旅】 湯禎兆

今次想談一下較冷門的主題旅遊,就是文學碑旅。

是的,對香港的遊客而已,相信此主題的吸引力不算太大,因為香港人的讀書風氣不盛,即使愛讀日本文學的,大部分也集中在當前流行的作家如村上春樹又或是東野圭吾等上,但他們往往仍未到達立碑豎像的階段,故此難以勾起港人追碑的動力。

不過倒過來而言,日本的文學碑幾近遍及每縣每市(可參考http://www.yin.or.jp/user/sakaguch/bungaku.html)的資料整理。一般而言,除了當代作家可能仍未蓋棺論定外,其他日本古代乃至近現代的,大都已有碑或像之設,大家盡可在規劃旅程時,把他們的文學碑納入路線之中。

我自己是林芙美子的粉絲,對她的小說成就佩服不已。當代人認識林芙美子,十居其九是透過日本名導成瀨巳喜男,他先前六次把她的小說改編成電影。她從女校畢業後,經歷女傭、擺地攤、女侍應及秘書等工作,一直為爭取獨立自主人生而奮鬥。《放浪記》(30)是她一鳴驚人的私小說,銷量達六十萬冊,自此才踏上名作家的光明大道。《放浪記》結合了文人私小說及無產階級文學的要素,「時至今日,我已在這裏做了四個月,日薪七角五分。經我之手上色的蝴蝶髮卡,轉眼間變得美妙可愛。如今,那些藝術品散失到何處去了呢?」由此已可看到林芙美子不再拘泥了貧困的表象,而且會進一步深思背後的階級差異問題。她回家鄉與哥哥聊天,也十分關心當地工潮的發展,對工人屈服達成協議也戚戚然。「甚麼叫信仰呢?我甚麼也不相信。不論是基督耶穌還是釋迦牟尼,貧窮的人哪有時間去信那些。」由溫婉到怒吼,當中不折不扣已流露出馬克思主義的無神論思路脈絡了。

林芙美子文學碑位於古里公園,處於鹿兒島的櫻島市內,那是她母親的故鄉,也是她童年時代的生活居所。有機會到櫻島一遊時,也不妨去感受一下她的文學風情。

#湯禎兆 #文學碑旅 #日本文學 #林芙美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