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康城金棕櫚大獎《小偷家族》的社會透視(《小偷家族》上)】 湯禎兆

是枝裕和的《小偷家族》勇奪康城金棕櫚大獎,於個人而言,我欣賞導演以小見大的穿透力,一個表面上平凡不已的失序非血緣構成之家族物語,仔細審視下去,自可看出背後環環相扣的崩壞牽連,看得人冷汗直冒。

 在《小偷家族》在康城得獎後,是枝裕和在個人網站上,發表了一篇名為〈環繞invisible一語〉的文章,當中提及面對國家又或是國家利益等宏大旨趣的「大物語」取材方向下,導演自身鍾情的一向是相對多樣化的「小物語」,從中可以透視出一個國家於文化層面的豐饒。而此立場,直言以後也不會改變。

把他的意思套入《小偷家族》中,他所謂的「小物語」,正是柴田家的寫照。當中包含輕微犯罪(一家以店舖盜竊來補貼家庭所需)、兒童虐待、貧困潦倒乃至老人生計等不同的當前社會問題,全屬日本現在式的陰暗面所在。

導演上文所云的表層意思,就是把宏大的國家利益先擱下,暫且把從國家角度出發,不欲為人認知及公開的黑暗角落,以「可視化」的處理手法呈現觀眾眼前。你可以說導演在挖日本作為國家的瘡疤,但滿目瘡痍的背後,正好揭示社會的複雜性,以及文化內涵豐厚的多樣性來。